老斯基的文章

冷知识

岁月读白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6-11

中年后,我喜欢独处,喜欢安静地读书,更喜欢海阔天空地思考。兴味来时堆砌一些充满怀旧感,貌似散文的文字,在瓦窑头村这个普通村落,不断打捞着我童年的记忆,触摸那段温润生命的乡愁,仿佛一个刻舟求剑的人,念念不忘,孜孜不倦。我不敢相信,连母亲也悄悄成了我的粉丝。 疫情将去,我终于可以探望...

阅读(384)赞 (108)

冷知识

沉默的尖叫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6-04

天色将暮时,往年早已喧嚣的山焦广场却空旷无人,偶而有戴口罩的少妇颔首低眉地走过。南边旧式的砖混住宅楼墙根,粉紫色的玉兰挂满了枝头,被风撩拨的玉兰花瓣错乱地叠压着,如同客人散去后被冷落一旁无人观望的新婚嫁娘。 去年国庆升起的五星红旗颜色略显发白,在笔直的旗杆顶端猎猎飘扬,显得单纯而...

阅读(374)赞 (12)

冷知识

思念的风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6-04

姥姥不识字,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一个与邻为善,通情达理的农村妇女。姥爷病逝后,她始终选择一个人生活,直至那年大姨重疾缠身,母女相见、相惜,在独居的窑洞里度过撕心裂肺的长夜,突然无疾而终。 一个人生活的时光,姥姥孤单、乐观。姥爷微笑的遗像摆在屋内,正对着门口的桌面,仿佛天天都在陪伴她...

阅读(257)赞 (9)

冷知识

暖壶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6-03

姥姥的妆镜旁,摆着一个竹编外套的暖壶。从记事起,似乎那个位置永远只能放暖壶。紧靠的是与我齐胸高的衣柜,不用费力,我便可麻利地攀爬上去,仰面躺在柜面上,眯缝着眼,学着姥爷吚呀呀唱起蒲剧,词当然是现唱现编,连我自己也不明其意。只是陶醉在一种效仿的自在中。 忘乎所以地手舞足蹈,往往是乐...

阅读(238)赞 (4)

冷知识

童年的忧伤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6-03

从村边的小河边玩耍回来,橘红色的晚霞把村舍升起一缕缕炊烟映照得分外轻盈、摇曳,在空中扭来扭去。还没走到皂荚树下,吆喝声已清晰地传来,姥爷正在开导那头将出槽的黑色内江猪。 半年多前的家门口,传来高吭悠扬的吆喝声。姥爷从走村窜户的猪贩子手里买下小内江猪时,那家伙跳出竹筐一落在地上便活...

阅读(216)赞 (6)

冷知识

春愁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6-02

窗外的桑树真是个愚钝,枝头沒有什么动静。如同刚进学堂时,不开窍的玩伴一般,承载一种希冀的茫然。倒是几丛月季上,枝头悄悄暴出紫红色的小芽苞,冬青缀满了绿豆大的芽尖。 新冠疫情还沒有去,燕子也没有来。几只灰头土脸的麻雀在空荡一冬的燕窝上停留,歪着小脑袋左按一下,右按一下,然后就飞走了...

阅读(173)赞 (4)

冷知识

点心醉心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6-02

五岁那年,我已经隐约记事了。 跪趴在地上玩玻璃弹珠正起劲,天空中传来姥姥高亢的音波,瓦窑头半个村子都知道叫我回家吃饭。刚才绝佳的的手气常常突然莫名其妙地变坏,我因此把账记在她头上。姥姥系着蓝色的围裙,倚在大门的门框边,仰脖喊我的乳名,脸憋得通红。有时候,明明就在附近的树杈上坐着,...

阅读(205)赞 (2)

冷知识

当爸的感觉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6-01

孩子在母腹中躁动,妻挺着将军肚在屋里不紧不慢地踱步。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小儿装并没有针对性,男孩女孩皆宜。 童年时,我曾把枕头当“孩子”拥在怀中,哼着姥姥常挂嘴边的古老催眠曲“瞌瞌恰,倒倒恰,黑猫不咬娃娃恰”。姥姥看我憨态可掬的样子,薄嗔道“脸皮真厚!”那是最早寻找当爸的朦胧印象。 ...

阅读(197)赞 (5)

冷知识

往事如烟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6-01

带着难以言说的不舍和眷恋,随父母到远离瓦窑头村几十里地的广胜寺读书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内心却无处安放,瓦窑头的一草一木不时在我眼前闪现。 在家,拿起东西之前,我确保自己记住了它是怎么摆放的。每次和父母说话前总是不由自主地先清清喉咙。学不来,来串门的客人用水杯喝水,流畅而优美的动作,...

阅读(230)赞 (2)

冷知识

贴心守望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31

“吱吜”一声,外屋的木门刚被推开,二舅便掀开棉门帘闪身进来,开始抖去身上的落雪。姥姥把掉得快没毛的小笤帚顺手递了过去。姥爷戴着断腿的花镜,平淡无奇地瞅了二舅一眼,又看起手中褶皱的旧报纸。 姥姥挪了挪身子,坐在炕沿上,伸手拿过搁放炕楞砖一角的布鞋,麻利地套在小脚上,探出腿落了地。还...

阅读(220)赞 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