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5月的文章

冷知识

贴心守望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31

“吱吜”一声,外屋的木门刚被推开,二舅便掀开棉门帘闪身进来,开始抖去身上的落雪。姥姥把掉得快没毛的小笤帚顺手递了过去。姥爷戴着断腿的花镜,平淡无奇地瞅了二舅一眼,又看起手中褶皱的旧报纸。 姥姥挪了挪身子,坐在炕沿上,伸手拿过搁放炕楞砖一角的布鞋,麻利地套在小脚上,探出腿落了地。还...

阅读(220)赞 (1)

冷知识

裤腰带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31

童稚时期,我对成长的渴望最初源于裤腰带。姥爷是大队的干部,总有人上门来说长道短。他总是凝神聚力地倾听,层次分明地娓娓道来,常常化干戈为玉帛。即使他遇到棘手的难题,总是理一理腰间那根鲜红的线织腰带,一手拽掉头上的羊肚巾,抚摸着剃得光亮的脑门,似乎灵感闪现,忽然提笔在炕上写起来,眉间...

阅读(143)赞 (2)

冷知识

时光味道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30

在农村,霜降过后是冬储白菜的最佳时期。姥爷握紧拳头,嘴对着虎口吐两口唾沫,然后挥舞铁锹,在院子里离香椿树不远的地上开始刨坑。我是男孩,自然帮姥爷把用短截草绳捆起的一棵棵白菜,还有“龙窝”里的胡萝卜一趟趟搬过来。分堆儿整齐码放在坑底,上面盖上秸杆,再敷上土。在姥爷的描述中,我似乎已...

阅读(118)赞 (0)

冷知识

我的小学同窗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30

“红”是个女孩,我小学的同窗。她家是与姥姥家一路之隔的农家院落。低矮的土墙内,春天总是开出满树杏花。不久,自然有毛茸茸的酸杏,嘴角本能地渗出一股酸水。麦收时,只剩树梢尖不易触及的几颗,在风中轻摇。暮春时节,满树清香的枣花一同做着金色的梦。红”家蜜枣儿个大且甜,或许是没有如姥姥树下...

阅读(174)赞 (0)

冷知识

枣花香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29

姥姥家院落的西南角有棵枣树,树荫下埋着一口瓷制大瓮,瓮口上“八”字型架起两块又厚又未曾削刨的木板,再斜插一个粗点的木棍,四周是土筑的矮墙作围挡,留出一个简单迂回的出入口,便是农村的茅房。 枣树是我常常光顾的去处。枣花凋零后,渐渐生出绿豆似的果实,从长大,由绿到发白,再变红,这其间...

阅读(140)赞 (0)

冷知识

沟儿里”的故事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29

瓦窑头村北有个高灌,主要用来把干渠的水提灌上来浇地。夏天上水时,我们一群小伙伴,在欢快的激流中戏嬉。之所以结伴,除了热闹有趣,缘于毗邻的河滩垄上,村里人叫“沟儿里”,遍地坟茔,不知埋了不少孤魂野鬼。关于这里的各种传言,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。 常常在清晨,或者是黄昏,总会有女人蹲在地...

阅读(139)赞 (0)

冷知识

岁月与纹理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28

如今年轻人结婚,用一辆宝马轿车当婚车是极尽风光的事。我少时在农村,曾看见奏乐的人吹着笛子,敲打着皮鼓,新郎和新娘胸前交叉披着红花,分乘两匹马首一样挽着红花的枣红色坐骑,在看热闹的人前护后拥的包围中,沿瓦窑头村主路骄傲地行进,村里的孩子大呼小叫地在后面追逐。我也在其中奔跑,用袖口顺...

阅读(125)赞 (0)

冷知识

甜美的忧伤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28

夏日的傍晚,姥姥在“立楼”一边向炉膛填塞拣拾的玉米秸秆,一边被逸出的烟呛得好一阵咳嗽。蚊虫在弥漫着炊烟的小院里慌乱地飞舞,蝙蝠在擦洗着小院井底似的一片天,檐角边的蜘蛛网,钮扣大小黑色的蜘蛛在颤动的网上,时动时静,镇定自如。 我拎出小板凳坐在小院的墙根,双肘支在膝盖上,仰望蜘蛛如何...

阅读(141)赞 (0)

冷知识

狼来了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27

“狼来了”,一个初雪的冬日,天还未亮,院子里的落雪已映白了木棱窗纸。我还在被窝里磨蹭,听到姥爷在窗外惊悚地自言自语,手电筒的光柱凌乱地晃着。 这次确是真的。小时候,闹性子耍脾气,姥爷总是顺口一句恐吓的话,狼来了。尤其是晚上玩得兴奋难以入睡或任性不听规劝时,这一招总是颇为灵验的。我...

阅读(152)赞 (1)

冷知识

一个秋日的午后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5-27

秋日,午后的暖阳从窗帷后挤进屋内,也打亮了家中的陈设所保持主人形散而神不散的风格。明净的光柱中,空气里的尘埃无规则地飞舞,演绎物理教科书中的布朗运动。 我已无心出去散步。寓所四周是大大小小的沟壑,是土石砖块。顺着窗外的主路,挖掘机的铁臂俯下又挺起,仿佛磕头虫,仿佛深秋朝拜的信徒。...

阅读(139)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