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月与纹理

如今年轻人结婚,用一辆宝马轿车当婚车是极尽风光的事。我少时在农村,曾看见奏乐的人吹着笛子,敲打着皮鼓,新郎和新娘胸前交叉披着红花,分乘两匹马首一样挽着红花的枣红色坐骑,在看热闹的人前护后拥的包围中,沿瓦窑头村主路骄傲地行进,村里的孩子大呼小叫地在后面追逐。我也在其中奔跑,用袖口顺畅地擦去鼻涕,斜挎的书包有节奏地拍打屁股。马背上,新郎心花怒放的神情,一点不亚于宝马车里的新郎。

冷知识的图片

我曾在婚礼拥挤的人群中,被姥姥生拉硬拽回家去吃饭。“娶了媳妇忘了娘”她边走边说,我那时小,不能理解它所包含的“哲理”与“警示”。
转眼是新年,满眼新春的气息,汽路上南来北住的人群中,最惹人眼的是拜年的一对对新婚男女。驮着媳妇儿的自行车在石子路上颠簸,女人轻揽着男人扭摆的腰,难掩脸上娇羞的幸福。
日子在延续,我所见的四邻也无非这样。多半年之后,就会有邻居盯着那些新媳妇儿的大肚子,指指点点,嗤之以鼻,甚或更糟糕的,用虚伪的善意来暗暗攻击她。当初新婚的光鲜渐渐被锅碗瓢盆的声响所淹没,婆媳间的天敌矛盾也会暗流涌动,甚至狼烟四起。长大了一些,总算明白了。尤其听到长舌妇说出“娶了媳妇忘了娘”这个词语的口气,就觉得很伤人——何况还边说边吐口水。
“相信我,”我说,年少时移开母亲追问的视线,对自己是一种解脱。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确实是个耐人寻味的事情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斯基加油站 » 岁月与纹理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