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3月的文章

冷知识

猫禅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31

猫这种生物,最是奇特。 懒洋洋地晒太阳是它,馋嘻嘻地要吃的是它,静悄悄地观察窗外生物还是它。 这一天,我家的猫-美签,吃过美味的罐头早餐,趴在我的电脑后面,洗梳一番。眼睛偶尔望着远方,若有所思。又观着我的手指在键盘上,噼里啪啦。似乎人类的奇特动作,它无法理解,反复看着,歪着头。 ...

阅读(116)赞 (13)

冷知识

我的姥姥与姥爷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31

姥姥家之前所在的十六号楼承载了我很多童年回忆,现在想起仿佛如昨。 我所就读的山焦小学,面积不大,设施还算完全,是建立在家属区中间的职工子弟学校,所以回家的时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。但是中午放学出了校门口回哪儿,以我的小心智判断,这是个艰难的抉择:八号楼的奶奶家还是回十六号楼的姥姥家,...

阅读(214)赞 (3)

冷知识

虱子与跳蚤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31

夏日的傍晚,蝙蝠在瓦窑头小院头顶的天空上下翻飞擦洗。屋檐角的蜘蛛胸有城府地等待着上网的大餐。 母亲从公社回来,把我抱坐在膝盖上,暖滑的手伸进我的后背,轻柔地逡巡,然后叫我摊开手掌,把捕获的虱子放上去。借着灯光,我看到来自我衣服里一只只笨拙的小宠物惊慌地挣扎。徒手摸虱是母亲在生活中...

阅读(148)赞 (0)

冷知识

生命与根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30

我家在农村。一个小院,还是夯土的老房子。院子里有一棵山楂树,一颗杏树。我小时候,本来是一棵大槐树,风水先生说,这院子里一棵树,是“困”子。于是,砍掉了这棵大槐树,后来,老妈种了两棵果树。 家里的事好像也因为砍了一棵树,而顺利起来。我们几个上大学,结婚,去到不同的地方,安安稳稳的过...

阅读(149)赞 (0)

冷知识

童年的欢乐与忧伤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30

旧瓦片在过去的农村并不少见,孩子没有什么玩具,在空地上用石子画个方形的小框,柜内放些玉米桔杆顶端的细枝,再站在两米开外画条线。几个家伙轮流投掷手中的瓦片,击中的秸秆飞出框外的,作为每局的收获,直到柜内全部变空,所收多寡是胜败的依据。 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而瓦片是极其关键的。我...

阅读(121)赞 (0)

冷知识

瓦窑头的舅舅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30

瓦窑头的深秋,天渐渐变得昼短夜长。拂晓时分,鸡还没打鸣,启明星在湛蓝的夜空中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这个寂静的村庄。万成舅要去串访偏远的村子,专门去收高梁糜子,以便自制几把笤帚,赶到赵城腊月的集市上卖个好价钱,多割几斤肉过个象样的年。 舅妈划着一根火柴,点燃两片干透的玉米秸秆叶,塞进炉膛...

阅读(131)赞 (1)

冷知识

520的爱,是什么样的?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29

今天是520。其实我不知道。 昨晚忙到睡前,N先生凑过来说,明天想吃什么好吃的?我睡眼惺忪的说,让我想想,让我想想。然后,睡过去了。 早上七点多出门去骑车。路过的花店门前,一大堆快递小哥喜气洋洋的。看着他们喜气洋洋的样子,我也喜气洋洋起来,突然想起来。“噢,今天是520呀。” 骑...

阅读(146)赞 (0)

冷知识

寒假与年味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29

放假十余天了,除了寒假作业本封面上的年级和姓名,我还只字未动。“你爸妈过两天回来,小心屁股上又得盖公章”,姥爷既是善意的提醒也是无情的通碟。 我有意无意地扭头扫视了炕上的笤帚,丝毫不愿假设那令人心悸的画面。眼前摊开的作业本,半晌过去了,丝毫不清楚上面说的什么。“那颗彩色的玻璃蛋珠...

阅读(175)赞 (0)

冷知识

一片冰心在玉壶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29

腊月里,姥爷从城里回来,耐心地解开绑在自行车把上的细线,取下一卷红纸,转身进了屋。他把纸小心地摊在炕上,从煤油灯盏后面掏出墨汁,将发硬的旧毛笔笔头伸到碗里,用温水泡软。我惊羡地站在一旁,时而默不作声,看他潇洒挥毫,时而仰面大笑,看他运笔时太过投入,鼻翼下悬着亮晶晶的鼻涕珠儿,颤颤...

阅读(120)赞 (0)

冷知识

童年童趣

1

老斯基 发布于 2021-03-28

今天和同学们读 E.B. White笔下的夏天。那鸟儿的叫声,路边可吃的东西。这么一说起来,我就特别兴奋,问大家有没有吃过槐花,野草莓,野蓝莓。 小时候,在农村,我不算是特别野的小孩。大多数时候,跟着大点的同学,跑到河边,捉螃蟹。小螃蟹,可爱的很。小手捧回家。开门的时候,把小螃蟹...

阅读(144)赞 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