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秋日的午后

秋日,午后的暖阳从窗帷后挤进屋内,也打亮了家中的陈设所保持主人形散而神不散的风格。明净的光柱中,空气里的尘埃无规则地飞舞,演绎物理教科书中的布朗运动。
我已无心出去散步。寓所四周是大大小小的沟壑,是土石砖块。顺着窗外的主路,挖掘机的铁臂俯下又挺起,仿佛磕头虫,仿佛深秋朝拜的信徒。只有孩子们欢喜,试探性地跨越,勇敢地奔突,从游戏战争中转移到现实的拉练,才感觉惊险与激情。只有老人们谨慎小心的眼神,从窗户口向外探望,在单元口左右暸望,用手中的拐杖戳来戳去地试探,可谓步步惊心。

冷知识的图片
我躺在椅背上,眼圈泛红,泪眼酸涩。这并非受了他人的欺辱和冷落,而是晨练时受了微寒的结局,打了几个颇具气势的喷嚏,方有些释然。几天没有读书,所看见的文字大多是虚影,我顿然的心惊。“四十八,眼睛花,上半年不花下半年花”,我眼中的布朗运动,变得辽阔而纷扰。
厨房在阳面,阳光照进来显得狭小而温暖。妻在厨台前站立着,像乐队里敲架子鼓的乐手,指挥着她的锅碗瓢盆。入秋后便一直忙碌,腌韭花,做西红柿酱,做薰菜。被洗净后白胖白胖的芥菜疙瘩挤放面盔中,等待处置。家里迷茫了季节的味道,任凭妻把秋天装进瓶瓶罐罐。
楼道里,是暖气施工人员往来的履声和叫喊声,家里的暖气还没干,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,愁煞人也。我只好抱着一本书,也不看就那么抱着。任凭暂时的宁静被秋日照得分外温暖,让中年有了似睡非睡的片刻朦胧!
我有些担心流浪的小狗小狗们,在小区里夜行时的安全,我真善良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斯基加油站 » 一个秋日的午后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