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恋的代价

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在深圳,内心很复杂。

这么多年来,走遍了广东九个地市,也到过北方几大城市打拼,得到了一些自己想要得到的,也失去了很多珍贵的东西。无论怎样,路是自己选的,爬也要爬完这段崎岖不平的坎坷之路。

冷知识的图片

八十年代初,我出生在澧水中下游的一个小山村,父亲从小培养我读书,我基本没干过什么农活。因为母亲是村小学教师,在母亲的严厉下,我很顺利完成了小学教育,父亲把我送到了镇中学,父亲几个高中同学都在镇中学教书,包括当时镇中学的校长。初中三年,我认真学习,不敢给父亲丢脸,考上了市一中,后来又去京城上了师范大学,大学毕业后,母亲想让我从事教师行业,然而我并不甘于做教师,我有更高的追求。

我其实想自己创业,那天我与父亲谈了一晚,父亲并没有阻拦我创业的念头,他只是说,妹妹还在读高中,家里没有多余的钱给你投资,如果你想创业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可是我妈妈逼着我去市教育局考教师编制,我根本不想当什么老师。

从家里出来后,我应聘上了一家游戏公司,从业务员一路做到市场总监,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自己能体会。直到后来自己创业开公司,一路打拼,所有的汗水。从无知到青涩,从青涩到年少,从年少到成熟,青春其实也就这么长。

然而我今天要讲的不是这些,我今天要讲的是我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网恋。从网上聊天到相恋,再到相识,结婚,生子,最后离婚,从09年到现在,一段感情也就这么长。

十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,哭过,闹过,笑过,也开心过,奉劝那些正在网恋或者准备网恋的朋友们,网恋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。

09年,微信还没有诞生。在QQ里认识一位益阳女孩,当时她在深圳,聊的火热,QQ聊了,电话聊,挂了电话又发短信,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有那么多话题聊。后来我去了深圳,两人相见了,之前都视频过,都很满意。于是我又在深圳找了份工作,一年后,我们结婚了。

结婚后我开始了我人生中第一次创业,开了一家电器超市,生活也算美满,婚后生了一个儿子。然而好景不长,两年后电器超市关门,背负二十几万的债务回到家中开养鸡场,通过我们不懈的努力,终于把债还清了。

但是我不甘于现状,我还是想出门闯闯,老婆还是很支持我的,她期待我东山再起。听说东莞几个同学开工厂赚了大钱,我找到了我的同学,他带我参观他的工厂,想让我入股,其实我哪里懂什么开工厂咯!我只知道开工厂能赚钱,二话不说投了五十万,坐等分钱。

公司的运营管理我不干涉,我是典型的投干股。

公司的效益还可以,后来的几年都赚了钱,2018年,业绩开始下滑,开始出现了亏损,2019年,公司运营不下去了,破产了,因此也赔了一点钱,和老婆的关系也走到了尽头,我们协议离婚,儿子归我,房子归她。

其实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,因为我长年在外,很少顾及家中,无瑕关注孩子的成长,两人矛盾日益激化,已经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,即使赚再多的钱也挽回不了。

一直在自我反省,疫情期间我在那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,农村的年味儿很浓,可是今年因为受疫情影响,过了一个六亲不认的年。那段时间我看了几本书,看待事情也清晰了,今年4月,在深圳找了一份工作,其实人生没有对和错,只有自己经历了才会明白,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再次奉劝大家,网恋有风险,结婚需谨慎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斯基加油站 » 网恋的代价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