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月读白

中年后,我喜欢独处,喜欢安静地读书,更喜欢海阔天空地思考。兴味来时堆砌一些充满怀旧感,貌似散文的文字,在瓦窑头村这个普通村落,不断打捞着我童年的记忆,触摸那段温润生命的乡愁,仿佛一个刻舟求剑的人,念念不忘,孜孜不倦。我不敢相信,连母亲也悄悄成了我的粉丝。

冷知识的图片
疫情将去,我终于可以探望久居省城的双亲。春日的天空异常晴朗,母亲的眼睛一直看着窗外,唇边有浮动的凝重,仿佛与时光对峙。文字是直通往人内心的路,母亲不止一次地顺着我思想的轨迹,回到故乡去,然后滔滔不绝地讲起姥姥姥爷、讲起关于我成长的点点滴滴,混浊的眼神常常透出我不忍直视的泪光。春日煦暖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房间,母亲满头的银发如洁白的落雪,她凝视着我灰白的双鬓说,当时瓦窑头炕上多么爱笑、多么淘气的几个孩子,我的表弟、表妹和我,一笑就笑得气也喘不过来,转眼已到中年。
接到电话,我告诉母亲,楼下白色的玉兰花开了,杏花最能招蜂引蝶,桃花已蠢蠢欲动,下寺的柳已披头散发地变绿。母亲询问楼下太阳窝里的几个老闺蜜,是否安好。我告诉说:霍泉的泉眼仍旧日夜汩汩地吞吐、欢歌!是的,我回答的委婉,母亲命令的干脆“给我把家收拾好”,长安虽好,不如广胜寺好。
视频那头,父亲和母亲又互嗔起来“老了,门神不捉鬼了”,这话是说给我听的,也是旁敲侧击说给我媳妇儿的,我是家里能读懂母亲余音密码的其中的一个。这话并非母亲的原创,我小时候也曾听姥姥不停地唠叨这句话。看来传承的不只是身体,还有想法。
“母亲:每个人都会变老,只是老的方式不同。有一个平和的心态,老有所乐,老有所为的心理,最为难能可贵。您是个性太要强的人,有自己独立的个性,这才是你。不过,毕竟要面对时光的打磨,学会优雅地变老!”这是我发给母亲的微信。
“教育我的人还未出生”母亲拒收我的心灵鸡汤,言语中再次表明赵城人的身份。“可不服不行”老半天,母亲又回复了五个字。我抬眼望向窗外,春风又赶着云朵上路了。我伏案写下这些文字,以抵挡住时间的侵袭,一切的温暖与悲凉皆有迹可循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斯基加油站 » 岁月读白

赞 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