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觉得这车轮滚滚向前的时间有了生命。

于我而言,过年,是离不开团圆,也离不开奔波的。

宅男资讯的图片

说是奔波,其实也不是有什么太过遥远的路程,无非是六点一大早爬起来去大伯家吃初一的福饭,然后一大家子人两辆车开近一个小时回乡下的老家,四处拜完年之后再开一个小时回来吃午饭。至此一天的奔波算是结束了,大家脱去行装开始吃饭,看春晚回放,饭后打打牌啊,拉拉呱儿啊。哦,对了,我们还得开车返回自己家,接下来是一个昏昏欲睡的下午。

 

从大伯家回我们家时我们三口人还在发感慨:“啊呀,春节就这么过去啦。”这是每年的老生常谈,带着每年心头挥之不去的小惆怅,好像看到自已留到大年夜的烟花炸响后的硝烟。

 

爸爸说:“这大年初一还不如二十八、二十九那会儿有意思。那时候出去采办年货准备年夜饭的,多热闹啦。现在该休息休息,反倒没什么兴味了。”

 

春节的时间定位在我心中一直很模糊,到底什么时候是春节的开始,什么时候是结束。也许团圆的时刻并不是春节的进行时,那些奔忙的时光才是,为了那个心中盼头所有人忙在其中,乐在其中,这未尝不是一种春节的意义呢?

 

路途之中便有最好的风景,又何必去仅仅执着于到达目的地后那片刻的欢愉呢?烟花炸响的一瞬是快乐,和小伙伴雀跃着上街、奔跑、奔向放炮点亦是快乐。

 

车途之中,我戴着耳机听着《A Moment Apart》,在灵动旋律时,忽然觉得这车轮滚滚向前的时间有了生命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斯基加油站 » 忽然觉得这车轮滚滚向前的时间有了生命。

赞 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