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爸的感觉

孩子在母腹中躁动,妻挺着将军肚在屋里不紧不慢地踱步。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小儿装并没有针对性,男孩女孩皆宜。
童年时,我曾把枕头当“孩子”拥在怀中,哼着姥姥常挂嘴边的古老催眠曲“瞌瞌恰,倒倒恰,黑猫不咬娃娃恰”。姥姥看我憨态可掬的样子,薄嗔道“脸皮真厚!”那是最早寻找当爸的朦胧印象。

冷知识的图片
“是个厮儿”,医生在产房门口探头告我。那天中午,我醉得一塌糊涂。一句话在舌头上打滚发出的声音,连自己也听不懂。
当爸的体验并没有想像的那么惬意。小家伙在夜里随心所欲地啼哭,常常把我的梦断成飘忽的残片。白天,妻凑空打个盹,我被信任地当差做个临时看护,而他往往又拉又尿,又蹬又揣,仿佛给我一个应急的训练。小被窝里搞得目不忍睹,一点也不给我这当爸的面子。我捂着口鼻,看母亲和妻,乐呵呵地收拾“残局”。
当爸有一个月了,襁褓中的儿子,肤色白皙,眼睛散漫地扫视左右。我的申请终于获准,小心翼翼地拥在怀中,用拇指轻抚他若有若无的眉毛。身体有意地轻摇“瞌瞌恰…”顿时心生荣升为家里的“中层”,塑造自己“当爸的样子”。
“虫儿虫,咬咬,打死,吃喽”,“撂撂,撂手巾,小小的手巾放在小朋友们的后边,看你知道不知道”我把瓦窑头小学印在脑海中的儿歌唱给渐渐长大的儿子。
转眼,母亲已齿松发稀。妻的闺蜜中有的已做了奶奶,儿子正意气奋发。“不养儿不知父母恩”,“这个糖块是甜是酸,你尝尝就知道了”,深悟母亲对我说过的话有了耐人寻味的意义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斯基加油站 » 当爸的感觉

赞 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