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

此刻的墨雨,很满足,因为远处那个被他捡回来的姑娘小鱼。
小鱼站在阳光下凝望远方,周身是阳光铺满时细碎的折射,仿佛满天星光跌落人间。她喜欢这样站在阳光深处,寻找那炙热的感觉,感受自己的存在。
春日的讨喜,大概就在于经历了一冬的隐忍,数不清的生命在酝酿着以怎样的姿态登场。而墨雨也是其中一个。漫长的寒冬,他看着眼前这个姑娘从茫然无助,到绝望哭泣,到澄澈安静。而他也习惯了每七天陪她重新来过一次。
时间回到三个月前。刚刚经历了一场艰难的谈判将客户留住的他,没有丝毫的喜悦,木然的走在华灯初上的小城路上。回想签下合同的种种,想着身后那一双双信任且依靠的眼神,默默告诉自己:“走下去,无论如何!”
“你好!可以麻烦用下手机吗?”听声止步,墨雨回头看到一个小姑娘,带着几分焦急,几分希望的看着他。
“好的,给你!”姑娘拿着手机,却呆住了,大概有一分钟或者更久,姑娘开始低声啜泣。
“我不记得了,一点也不记得了!”像是在自言自语,又像在告诉对面的墨雨。
“姑娘,别急,再想想。”这样的劝告,不但没有制止姑娘的哭声,反而带来了更大的抽泣。引来路边行人奇怪的注视。
冷知识的图片

墨雨皱了皱眉头,有些不知所措。深秋的夜晚,冷意渐袭,拿了手机走人好像不太道德啊。可是,眼前这姑娘带回家吗?好像也不太合适吧!纠结中间,姑娘忽然毫无征兆的倒下了。
一番慌乱,终于到了医院,在一问三不知和医生怀疑的眼神中,住院手续勉强办好。病床边上的墨雨莫名其妙的看着躺在病床上,刚刚醒来的姑娘,竟然不知道该问什么。耳边是医生的叮嘱:“对女朋友好一点,别再让她受什么刺激了。另外,姑娘已经够瘦的了,别再减肥了,晕倒就是营养不良,情绪激动造成的。”墨雨苦笑着点头。一直在被催婚的他,可不希望自己又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女朋友。
这时的姑娘倒是缓和了不少,轻声说着:“对不起啊,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。”墨雨开始相信自己是被碰瓷了。许是本已疲惫不堪,许是黑夜夺走了他的思考能力,总之各种电影桥段轮番在头脑中上演。姑娘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,接着说:“我今天怎么也找不到家了,也不记得自己叫什么,还有家人的电话,脑子像暂停了一样。我不是骗子,我是真的忘记了。”说着,眼中又泛起了泪光。墨雨赶快说:“你别哭啊。你这样一会儿被医生看到了,我更说不清了。”然后赶快拿出刚刚出去买的饭递给姑娘,说:“快吃吧,吃饱了,慢慢想。”这姑娘还真没客气,接过去就大口大口开始吃了起来。看着窝在病号服里的姑娘,墨雨想:“确实是瘦了点。”
忽然,护士走进来,举着一个精致的小卡片问:“谁叫小鱼?平安疗养院。”问了几遍见没人应答,又说:“是一件蓝色牛子裤里拿到的,谁叫小鱼啊?”这时墨雨才猛地想起,这个姑娘刚刚好像穿的是一件白衬衣和蓝色牛子裤。姑娘似乎也想起来了,喊着:“裤子是我的,但我不记得那个牌子了。”拿到牌子,墨雨总算松了口气,至少知道了姑娘的名字和住址。只是这“疗养院”三个字有些疑惑。她是在那里工作?还是——?
想不了那么多了,墨雨揉了揉有点困乏的头,做了个“好人做到底”的决定。对姑娘说:“小鱼,你先休息,我明天来送你去疗养院。”其实,墨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。或者因为一贯的善良,或者因为姑娘信任的眼神,或者因为姑娘晕倒前的一声哥哥像极了远方的妹妹。总之,这个好人决定再做一天好事。当然,他没想到,这个好人一做就是很久很久。

事情还算顺利,见到了院长,也解开了一夜的谜团:原来小鱼是院长在一个冬天的早上,在院门口捡到的孩子。经过了一夜的寒风,虽然身上裹了厚厚的棉衣,但孩子还是被冻得几乎昏迷,抢救过来时,医生说孩子冻的太厉害了,好在孩子的求生欲很强,命是捡回来了,但大脑可能会受损。院长小心翼翼的照顾着这个可怜却倔强的小生命,好在孩子能吃能玩,别的孩子该会的她都能学会。就在院长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忽然发现,孩子虽然学东西挺快的,但总是会忘记,而且忘记的还很有周期性。试了很多次,发现孩子每七天就会将之前所有记忆抹去,重新认识这个世界。虽然很难接受,但事实已如此,也只好接受。
于是,院长为她起了小鱼这个名字。既是觉得她像小鱼一样只有七秒的记忆,又是希望她能就这样一直简简单单的循环往复的生活下去。
墨雨听着院长的讲述,看着远处的小鱼。这次,他是第一次认真看小鱼:一尘不染的双眸,略带婴儿肥的面庞,在阳光下泛着红晕。
他知道,从此他有了牵挂!
他不知道的是,从此他亦是别人的牵挂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斯基加油站 »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

赞 (0)